当前位置:您现在的位置:长江水利网 >>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小说>> 正文内容

《普陀寺的钟声》小小说

作者:陶莉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05日

放暑假了,心中油然升起想去普陀寺看望我最好的朋友尔迷。尔迷是2009年入的普陀寺归依了,她穿上袈裟的那一天,我再没见着她。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来到了普陀寺寺庙,寺庙很大很宏伟,坐北朝南,依山傍海,气势庄严。一行大字印入我的眼帘,“勿忘世上苦人多”,这是妙湛法师在她病危时写下的嘱咐。

走过一排绿荫小道,我来到庙里僧人住的地方,我问了一个路过的小和尚,尔迷住在什么地方,他摇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旁人告诉我,这说明他不认识这个人,庙里没这个人。我继续朝里走,看见一间房门微微开着,我轻轻推开门,探头一看,房间里很暗,点着几柱香,一个僧人背朝着门盘腿坐在蒲团上,双手合十在念经书。多么熟悉的背影呀,从背影就可看出这是一个多么秀美的女僧人。我小声叫了一声:“尔迷”,她转过身来,真的是她,看到我的突然呈现,她的双眼一亮,站立起来,我一下冲上去抱住她,泪水夺眶而下,门外的枝叶沙沙的响着,仿佛也在为我们相见喜疾而泣。

看着尔迷清秀消瘦的脸,我心痛地问她过得好吗?她笑了笑,双手一合,说了一句“阿弥陀佛,很愉快。”从她暗淡无色的眼睛里看出来,她在说谎。

尔迷是我下放认识的,她漂亮单纯,从小就追求完美,18岁就和她一起长大的巴坚初恋。两人恋爱八年结婚。家庭非常幸福。2007年尔迷发现了丈夫出轨,爱上了办公室一个女办事员,年龄比尔迷小7岁,当她从丈夫出差箱子里拿出女人用的胸罩,内裤等物品,她一刹那间晕了过去。其实尔迷早就发现丈夫手机里的暧昧信息,而且有几个晚上说有事没回家睡觉,只是尔迷很自尊、自信,她不愿往坏处想,她总跟我说老公心里只有她,她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几十年风风雨雨走过来,老公不会背叛她,我也开玩笑说,巴坚如果出轨,全世界就没好男人了,男人都不可信任了。

可偏偏这是事实。

尔迷为这事和老公打架,并到办公室去打那个女人。看到她失去了自我,失去自尊,变成了一个精神失常的怨妇、泼妇,我好难受。巴坚后来多次向她发誓保证和那个女人断决,再不往来,请她信任他,尔迷试着去和丈夫重新相处,但她始终走不出来。

一天尔迷打电话我,要我去一趟她家,走进她家门,我发现尔迷脸色苍白,眼睛呆滞,看着我进门,她苦涩的泪水滑过她清秀苍白的脸颊。“我要走了”。她茫然的说了一句,我问她要去哪儿,她说去普陀寺出家,已联系好了。我一下子如五雷轰顶,差点倒在地上。我问她和巴坚说了没有,她说没有,巴坚去北京出差了。我反复劝她重新考虑,思量好再作决定。她坚定地说,万事空唉,缘份已尽,出家为怀,修炼自我。我痛心疾首,悲痛之极。难道爱恋成殇成疾会让人的心境变曲,把自己本该走下去的生活路堵死封锁,让人无法自拔。我哭着对她说:你如果不能走出来,你可以选择离婚,重新过自己的生活,她说她只相信初恋,只相信第一次,只相信唯一,在她心里丈夫出轨,和别的女人上了床,这不是宽容包容就说过去了的事,这是永远无法治疗的伤痛,这是对妻子犯了罪,这是佛教说的“报应”。佛教中的“轮回”。我只有走进佛堂,才能得以宁静。我抱着尔迷哭着说:“你入佛门,那里时个陌生的地方,很清凉,很苦的,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每天念佛,你能过那种日子吗?”尔迷淡淡地说:“这个城市留给我除了伤痛,还有什么?”与其伤心痛苦至死,不如入佛修身养心,使自己的心平静至远。

我明白尔迷决定了的事是无法再挽回的。她就这样走了,那是2007年5月8号。人世间多少爱情悲剧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发生在我身边。让我对男人产生了恨意。

都过半百的人了,还因爱而孤独在寂寞中煎熬,那颗爱受伤的心无法修补,心已若水,把一切淹埋,尔迷啊,你有一千万个理由也不该入佛进庙呀。如果是三十年前,你要走这条路,我不拦你,可人生如此短暂,到了这个年龄你出家了,你让家人和朋友怎么能接受啊!

世间因果轮回,我和她在寺庙里走着,她一一对我介绍着寺庙情况。

“这是寺后崖壁“佛”字石刻,高一丈四尺,宽一丈。南普陀寺坐北朝南,依山面海,规模宏大,气势庄严。”

“这是妙湛法师,历任中国佛学理事,常务理事,为在慈善事业方面贡献大,在他病危时写下,“勿衰世上苦人多”的嘱咐。”

从她神情看到一种悦意,一种快感。和尔迷走在寺庙的古道上,沿着绿荫幽径,我虽没有一颗出家的心,没有皈依禅境,此时此刻却感到远离喧嚣烟火红尘,灵魂寻觅到一种未有的清静,达到一种极至地境界。

她还告诉我,缘起缘灭,缘浓缘淡,不是人可以控制的,我们能做到的,是因缘到来的时候好好珍惜那短暂的时光。

尔迷告诉我:“当风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已吹走了我所有的过去了的灵魂。”

听着她的诉说,我想你虽然逃脱了心灵的煎熬的痛苦,但寺庙深院高强又何尝不是把你带进了囚禁身心的牢笼。

忘着她走进寺庙大门,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消失在如烟雾岚之中,我顿悟在遥尘隔世的普陀寺庙里,她的灵魂早已深埋在这里,她将红尘带进了寺庙,追寻心中那空灵的梦。

普陀寺钟声响了,两扇厚重的门扉合上了,仿佛将我和尔迷分隔于两重世界。

虽然我懂了,但泪水还是忍不住往下流淌。

责任编辑:Admin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