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散文 正文

故乡住在月亮里

作者:秦延安 文章来源:人民长江报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7日

人过不惑之年,对故乡的情结,浓得就像秋天的雾一样,粘粘渍渍,怎么也化不开。此时,我才真正体悟到故乡于人是一个多么重要的地理坐标,那是融入骨子里怎么也斩不断的血脉相连,是无论走到哪里都割舍不了的情感家园。而我,与别人说起故乡,已没了少年时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豪气,也没了青年时挥一挥手不带一片云彩的洒脱,只有一腔回不去的热血。虽然故乡于漂泊在外近三十年的我,只剩下履历表上的籍贯二字,但却如空中的那一轮明月,总会在每一年的中秋,照亮游子的心。此时,我才真正体悟到李白那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深切意味。

故乡的月,是一片皎洁,如童年的记忆一样纯真。那时的日子虽然苦得连电灯都没得保障,甚至连星火似的煤油灯都要计划着点,但村庄的夜晚却从不黑暗。特别是八月的月光,亮如白昼,甚至都能坐在月下穿针。很多个星光朗照的夜晚,父母亲就坐在月光下劳动。从不知疲倦的我们,玩了一天仍不感觉累,就在那月光下追赶萤火虫、摸知了、捉迷藏、跳皮筋……在孩子的世界,一轮银盘圆月就是一盏不灭的天灯,一片星斗满天便是万般神秘。跑困了玩累了,我们就躺在场院的凉席上,看着广漠的夜空,听奶奶讲嫦娥奔月、吴刚伐树的故事,享受月光如水的沐浴,数星星眨眼的无数,品中秋瓜果的芳香。那些流年岁月,如一轮圆月,装满记忆的温床,让人回想起来,总如村前的溪流一样清澈,如屋前的白杨一样挺拔。

故乡的月,是一片温情,如少年的情怀一样饱满。八月临近,秋收在望,稻子要割,玉米要掰,豆子要拔……一摊的事儿堆满了秋天的日子。虽然忙,但人们对中秋的重视程度却不减。见缝插针,忙中偷闲的走亲戚,乡人把这一种走动叫送节礼。送的礼物是水晶饼和酒水等,虽然礼不重情却重。虽然地里的庄稼翘首期盼着等待回家,但客人上门,主家再忙也要盛情款待,好酒好菜的招呼。人们再急,也要留下来坐一晌吃一顿饭。若是谁家的农活多,亲友之间也会互相帮忙。这一种亲密的走动在中秋的碰撞中,产生了亲情的火花。

记得那一年,我和父亲去给妗婆送月饼。孤老无依的妗婆从板柜里拿出珍藏的糕点让我吃。我咬了一口,突然吐了出来,原来点心里边已经长霉子了。父亲生气地批评我,妗婆说都怪她无知,这糕点是春节时别人送她的,她一直给我留着……那些温暖的亲情,让我至今想起仍禁不住两眼湿润。虽然妗婆和父亲早已作古二十多年了,但那些年年送节礼的温暖场面,依旧历历在目。而不像现今,因为忙于工作挣钱,大多亲友少了走动。即使还在坚持送节礼的,也是象征性地来去匆匆。快节奏的生活,让中秋的亲情大打折扣,让人不免怀想旧日的慢时代,还有那一轮温情的月。

故乡的月,是一派斗志昂扬。临近中秋,学校都会放秋忙假,让孩子们回家帮大人收庄稼。修葺的玉米长地密不透风,挖秆、掰玉米、剥玉米、编挂子、晾晒,仅玉米一项就让人忙活半天,更别说还要割稻谷、拔黄豆,都赶着趟儿急不可待地要回家。过了收割期,谷物不仅会掉落,若遇上一场风雨便会烂掉,一年的血汗便付诸东流。所以,庄户人家都披星戴月地劳作。大人们可以坚持,小孩子却难得有耐力。于是,父亲总会用讲故事、奖点心的方式,鼓励我们继续劳动。月悬高空,像少女般温柔恬静,田地里男女老少齐上阵斗志昂扬的低头忙作,蛙声如潮,秋虫唧唧,夜风流淌,这一种紧张的劳作场面,在中秋前后尤为火爆。劳动不以过节而停止,过节不忘劳动。这一种中秋劳动习惯,伴随着我的整个学生时代,也练就了我勤奋上进的生活态度,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我以为在外的漂泊游子,已把故乡丢在了岁月深处,直到中年,我才发现,故乡原来住在月亮里。它让每一个游子都能望月思乡,都能在中秋找到回家的门。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