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散文 正文

儿时的门前堰

作者:王孝忠 文章来源:人民长江报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2日

前天,侄孙发来一组门前堰捕鱼的照片,这勾起了我对儿时门前堰的回忆。

门前堰比较大,能容5万立方米的水,当年能灌溉王家、刘家、陈家一百多亩水田。也是这几大姓上百户人家的饮用水源地。回想门前堰,唐朝贺知章的诗句涌上心头:“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销磨。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儿时的门前堰野生鱼类很多。有鲫鱼、鲤鱼、鲇鱼、才鱼……还有水鱼、乌龟、泥鳅、刚鳅。那个年代,水鱼、乌龟人们都不食用,往往放了生。在乌龟的龟板上刻了字,放了生,每年它都会返回来朝拜主人。儿时,捉鱼也很容易,雷雨天鱼会跳到家里的禾场上。老家门前有一条水沟,春天用竹籇捉鱼,一天可捉十多斤。杀鸡后用鸡肠子诱鱼,随便就可以诱几斤。夏天在泥水中摸鱼更是有趣的事,就像现在的侗族稻田捉鱼比赛。如今的门前堰野生鱼很少,不得不靠人工放养。

儿时的门前堰,水生植物很齐。有茭白、菱角、鸡头果、荠米……这些都是最好的绿色食品,可以生吃、可以熟食。1960年那个时候,这些水生植物不知救了多少人的性命。1960年,我在常德县一中读初中时,饿得受不了,就和田维成、刘清启、胡国庆、龙纯清这些同学跑到七里桥挖野荠米吃。这正如唐人刘禹锡的诗句“流水淘沙不暂停,前波未灭后波生”。水,真是生命之源、生存之本。

儿时的门前堰风景很美。水清澈见底,春来堰水绿如蓝,夏日堰水如清泉,秋天秋水映谷黄,寒冬冰封彩云间。儿时的门前堰长了不少树木,有木子树、枣子树、枇杷树……还有一棵柳树像杭州西湖的那棵树一样横卧水上,这是我儿时的跳水平台。儿时的伙伴国正、保国、绍国都是我在门前堰教会游泳的。

家乡情结,儿时情结。每每想到门前堰,会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觉。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