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江河纵横 正文

如何再造有坝河流良好生态

——访中国大坝工程学会理事长矫勇

作者:张蕾 冯浩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9日

在近日于郑州召开的中国大坝工程学会2018学术年会暨第十届中日韩坝工学术交流会上,如何再造有坝河流良好生态,让有坝河流焕发勃勃生机成为与会人士关注的热点话题。

作为重要的水利基础设施,水库大坝具有调蓄江河、因势利导、兴利除害的属性,承担着保障国家防洪、供水、灌溉、能源安全等重要功能。目前,我国拥有水库大坝约9.8万座,是世界上拥有水库大坝最多的国家。随着我国水库大坝的数量越来越多,大坝对河流生态系统的影响也引起社会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如何通过环境友好的水库工程建设和运行管理,将大坝对环境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同时充分发挥水库再造新环境的功能,创造人水和谐、生态改善的良好局面,成为大坝建设的重大课题。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大坝工程学会理事长矫勇。

水库大坝是江河生态廊道的重要载体

近年来,随着生态文明理念逐渐深入人心,人们愈发认识到:具有水量、水质、水域岸线、水能、水生物等多种资源属性的大江大河,是一个生机勃勃的生命共同体。在江河上修坝建库调蓄江河径流,满足现代经济社会对防洪、供水、发电等需求的同时,也会不可避免地对江河生态系统产生负面影响。

在矫勇看来,水库大坝对江河生态系统的影响主要集中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梯级开发产生的江河生态环境碎片化。“例如,金沙江中下游1326公里干流河段,目前建成和在建水电站11级,大渡河长1060公里,仅干流上就建成10座大型水电站。”矫勇认为,在这些河段上,水库大坝蓄水改变了河流天然径流和泥沙传输过程,河流水温发生较大变化,鱼类洄游通道受到阻隔,水生物系统的生存与发展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二是江河的最小生态流量得不到保障。矫勇认为,在江河上修坝建库,必然产生供水、发电等经济用水和河道内生态用水的矛盾问题。“如果处理不好生活、生产、生态用水关系,过度强调蓄水保障生活、生产供水,往往会牺牲河流的生态流量。”

在重视江河生态系统保护的当下,水库大坝不仅是防洪、供水、能源的重要保障,更是江河生态廊道的重要载体。因此,“坝工建设者不仅要在规划、设计、建设阶段把保护江河生态系统作为重要任务,运行阶段更要把提升生态系统的质量和稳定性作为重要职责。”矫勇强调。

生态流量关乎江河湖泊的“生命”

生态流量是表达江河湖泊生态需水的一个重要指标。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们的生产生活用水大量挤占了河流的天然径流,因此,保障、维系江河湖泊生态系统稳定性的生态需水,成为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内涵。根据第一次全国水利普查结果,我国江河上建有水库97895座、水电站46696座(与水库有重复)、河道节制闸55133座。“如此多的水库大坝,如果不坚持生态优先的原则和实施科学调度,必将对河流生态流量产生很大的不利影响。”矫勇强调。

经过调研,矫勇对中小河流水电站,尤其是小水电对河流生态的影响深有感触:“我国南方中小河流上建有大量中小型水电站,这些水电站建设年代早,往往没有下泄生态流量的放流设施,在枯水期难以保证足够的生态流量。”在他看来,对河流生态流量影响更大的是引水式水电站。“除汛期外,中小河流流量本来不大,且丰枯差距明显;而引水发电导致拦河坝与发电站之间的减水河段经常脱流,对河流生态造成明显损害。”

再造河流良好生态的实践刚刚起步

新安江流域跨越安徽和浙江两省,降雨丰沛但时空分布不均——雨季时洪水泛滥,枯水期则供水困难。20世纪60年代,我国决定建设新安江水库,解决流域防洪、发电和供水难题。值得一提的是,水库建设并没有破坏新安江的生态,反而创造了一个巨大的人工湖泊,并因库区中有1078座岛屿而得名“千岛湖”。新安江水库库容216亿立方米,电站装机容量662兆瓦,不仅具有显著的发电和防洪效益,而且建库数十年来一直保持优良的水质,风景优美,成为著名的国家5A级旅游胜地。据矫勇介绍,如今新安江流域已被有关部门列为流域生态共建共享试点区域。

在矫勇看来,相对于水库群对河流生态环境的改变,我国再造良好河流生态的实践刚刚起步,“要从规划、勘测设计、工程建设、运行调度各个阶段,积极探索提升河流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的新技术方法,从而在有坝河流上打造出生态系统能够稳定繁衍发展的新生境”。

在这方面,一些地方开始了积极探索。福建省在全国率先安装最小生态下泄流量在线监控装置,由环保部门核定水电站最小下泄流量,对12条重要河流的121座水电站在线监控。浙江省推进生态水电示范区建设,编制《浙江省生态水电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2016—2020)》,计划完成生态水电示范区建设50个,生态修复水电站300座;已建成生态水电示范区34个,生态修复及改造水电站221座……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正在和将要建设一批世界级的水库大坝。要实现水库大坝与经济社会、自然生态的可持续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有信心让有坝河流焕发出勃勃生机。”矫勇表示。

                                        《光明日报》( 2018年11月24日 04版)

责任编辑:刘玮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