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长制一周年:所有省份都设了河长办—长江水利委员会_长江水利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江河纵横 正文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河长制一周年:所有省份都设了河长办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7日

即使在节假日里,汪苏湘的手机也会响个不停,他是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厚桥街道办事处副主任,也担任着三条河段的河长,河里出现啥状况,老百姓一通电话他就得出面解决。

作为河长制的滥觞地,今年无锡迎来了实行河长制十周年,而全国也迎来了全面推行河长制一周年。

水利部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30日,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设置了省级河长制办公室,全国99%的地市、99%的区县设立了河长办。目前已明确省、市、县、乡四级河长近31万名,其中,省级河长331名。

建立制度只是第一步。

江苏省水利厅副厅长张劲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我的理解河长制分三个层次,第一是全面建立河长制,第二个层次我们的河长制体系开始运行,第三个层次河湖面貌发生变化,这也是河长制推进的最终目的。”

从无锡滥觞到全国推广

从上世纪80年代起,无锡乡镇企业发展迅猛。

“一开始谁都没有考虑水环境的问题,”无锡市滨湖区太康社区荣巷街道党委书记张晓敏回忆说,2007年无锡太湖蓝藻危机爆发后,人们终于意识到,污染积攒到一定程度后,水环境承载力已达到上限,治水迫在眉睫。

12月7日,张晓敏站在河边讲述太康社区“十年”治水的经历。他说,在水系发达的太湖片区,治水需要从“毛细血管”开始,简单总结就是八个字:控源截污,水系连通。

这八个字听起来简单,做起来“太难了”。张晓敏说,企业搬迁入园,沿河居民点拆迁整治,每一项工作都涉及民生,都需要挨家挨户做工作。

2008年开始,无锡在全国率先探索河长制,锡山区提出要在乡镇街道设置河长办,乡镇街道的一级干部担任河长。

厚桥街道2009年成立后,汪苏湘就成为厚桥街道的第一批河长,一开始他负责新塘西河、鸿山河,后来又增加到三条河。

“我当时是组织委员,负责党务工作,与水务工作完全不沾边,”汪苏湘说,一开始接受这项任务他时常“发懵”,发懵的原因是他不知道这两条河要怎么管,“这河水用肉眼看,好像还挺清澈的,但河长办的同志告诉我这河水不行,后来河长制手册发下来我开始学习,才知道了河水水质由氨氮、总磷、高锰酸盐、含氧量等多种指标构成。”

影响河道水质的因素非常多,有客观因素有主观因素,有自身产生的影响有外来输入的影响,甚至一场降雨就能对水质产生影响。这又让汪苏湘发懵了:如果水中氨氮含量高了,到底是生活污水导致的,还是企业排水影响的?

这些实际问题摆在眼前,起初让汪苏湘觉得治水难度很大,“有时候感觉措施明明是对的,但水质就是上不来。”

“作为一名河长,首先要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还要认真负责,要善于查找问题。如果自己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不明河情的话,可能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治水还是治不好。”汪苏湘神情认真地解释。

从2009年开始起算,汪苏湘已经是一位“老河长”了。担任河长的9年里,汪苏湘为摸清河道的“家底”,跑遍65个自然村,80多家企业和商铺进行排查。

今年12月7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这位在一开始治水、管水过程中时常“发懵”的门外汉,俨然已变成了治水“专家”。

河道要怎么管?他说,河长自己要做到心中有数,要明河情,找到主要问题“牵牛鼻子”;问题找到了,怎么干?他说,在进行水生态治理的时候,涉及到老百姓的个人利益,要设身处地换位思考,解决老百姓的实际困难。

河长制在无锡落地十年,坚持应急防控与长效治理并举、铁腕治污与科学治水并重,实现太湖无锡水域水质好转幅度大于全太湖,全市六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全部稳定达标,顺利完成国家和省确定的阶段性“治太”目标,也同时涌现了一大批像汪苏湘一样在担任河长制过程中鲜活的创新实践样本。

无锡的探索,最终还变为一种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

2012年,江苏省下发文件,把无锡的河长制经验推广到江苏全省,任务也从改善河湖水质为主扩展到保障水安全,改善水环境、节约水资源。

2016年12月,中办、国办又印发了《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要求在全国江河湖泊全面推行河长制,全面建立省、市、县、乡四级河长体系,以保护水资源、防治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修复水生态为主要任务,构建责任明确、协调有序、监管严格、保护有力的河湖管理保护机制。

核心是让河长当主角牵头加强河湖管控

全面推行河长制一年来,很明显的变化是,地方党政领导对河湖管理的关注发生根本转变,从底数摸不清到心中有数。

2016年12月中旬,澎湃新闻跟随中央环保督察组下沉广东某市督察时,面对练江严重的污染形势,该市主要领导坦言,“很多问题问到我们没法答出来。”

从今年开始,河长制工作的落实情况纳入到中央环保督察工作中,督察组进驻四川“把脉”岷江时,手拿河长制工作方案比对各部门职责分工,查找问题。

四川乐山市委书记彭琳履新乐山一年多,已对乐山河湖家底摸得门清。饮用水源地还有什么问题、黑臭水体还剩几条,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他数字记得很清楚。

一年来,结合中央环保督察、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考核、生态红线管控、黑臭水体整治、农村垃圾治理、规范畜禽养殖等要求,全面推行河长制进展顺利、超出预期。

在制度建设方面,全国大部分省份已超前完成任务。

水利部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30日,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设置了省级河长制办公室,全国99%的地市、99%的区县设立了河长办。目前已明确省、市、县、乡四级河长近31万名,其中,省级河长331名。

而在河长制工作开展较早的江苏省,河长制组织体系已全面构建,配套制度全部建立,河长巡河有序开展,已进入全面建立河长制工作验收阶段。

谈及河长制的经验,江苏省水利厅副厅长张劲松说,核心是让河长当主角牵头加强河湖管控。无锡河长制一开始的任务很明确,一开始就是要改善无锡的河湖水质。

河湖管理,污染在水里,根源在岸上。一个部门难以解决的事儿,河长制能够整合各部门形成合力来解决。

“过去是‘九龙治水’,水利、环保、农业、住建等部门各管一块,各自做自己的事儿,劲儿使不到一起。有了河长制以后,这些部门还是按照职责分工做自己的事儿,但是劲儿往一块使了。” 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局长吴文庆说,河长制不包办、不代替各部门的职责,“实际上相关部门的工作增多了,第一他们要根据自身的职责履职,第二还要完成河长办交办的内容。”

东部地区河长制整体进展较快,但中西部大部分地区仍处于建立制度阶段。随着河长制度的推进,2018年起要求六大任务实实在在落地。而要实现设立河长制的最终目标,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2017年也是无锡河长制推行第十年,作为制度的滥觞地,该市又给自己再“加码”:在原有河长制基础上进一步提升治水目标,积极探索上下联推、纵横联动、城乡联建、标本联治、内外联督的“五联治水”新模式,着力打造无锡“河长制升级版”。

面对新任务、新挑战,汪苏湘谈及的是成就感:“我觉得我在做一个很好的事,水环境好了,老百姓不一定会口头表示感谢你,但他们会用实际行动表达对你的认可,比如有时候我到村里去的时候,他们会指着河道跟我说,‘你看看这水质现在蛮好的’,老百姓发自内心的这样说,我就觉得很有成就感。”

责任编辑:刘玮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