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三峡升船机】为三峡升船机而活

——记老一辈专家设计研究三峡升船机的奋斗岁月

作者:秦建彬 郑雁林  来源:长江水利网  时间:2016年09月22日

2016年5月13日,世界上规模最大、技术难度最高的三峡升船机迎来试通航前验收。

这是个令无数长江设计人激动难忘的时刻。“老一辈专家们,把一生的心血、智慧都献给了三峡升船机,为三峡升船机论证、设计、研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他们身上所展现的艰苦奋斗、团结协作、科学创新、开放包容的精神值得我们永远传承与颂扬!”钮新强院长深情感言道。

他们是一群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来自祖国四面八方,怀着“三峡”梦汇聚武汉,加入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现为长江水利委员会),投身到三峡升船机研究的宏伟事业中。

他们有王既民、董士墉、方鼎世、杜振九、黄壮北、杨登云、田泳源、杨逢尧、董博文、彭定中、张勋铭、宋维邦、李仲廉等。

他们参与或主持了三峡升船机的调研与论证,承担了三峡升船机的设计与研究,见证了三峡升船机从无到有的传奇历程。

如今,我们有幸采访到几位专家,聆听他们讲述在那跨越半个世纪的岁月长河里发生的点点滴滴。在此,谨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亦为敬畏,在他们身上所体现的,对科学之信念,强盛之决心。

四方英才 汇聚长办

长江水利委员会1949年底开始组建初期,方鼎世、王既民、董士墉等多位青年才俊就加入到三峡工程的规划和研究工作中。

1958年6月,第一次三峡科研会议在武汉召开,决定研究利用升船机作为三峡枢纽工程的永久通航设施,由长江委牵头对升船机型式开展研究。自此,三峡升船机研究大幕正式开启。

长江委抽调枢纽设计处、水力机械设计处的相关人员组成了三峡升船机研究团队。王既民任金结组组长主持升船机研究。

王既民,1949年毕业于河南大学,是我国著名的水利工程金属结构领域专家,也是我国水利枢纽升船机设计的先驱,对于升船机的总体设计有独到的看法。王总非常注重升船机金属结构设计队伍创新意识的培养,要求设计人员开阔视野,在升船机设计缺乏规范引导的情况下,创造有技术含量的设计。

成立后的技术团队与北京起重机械研究所、天津大学等国内多个科研院所紧密合作,致力于三峡升船机前期研究。1960年,水力机械处副处长董士墉作为中国升船机考察团成员之一赴苏联考察升船机,接触并了解了当时世界升船机现状与先进的设计技术。针对三峡升船机升降高度大、上下游水位变幅大等特点,比较研究了均衡重式、浮筒式、水压式、液压式与半水力式等5种垂直升船机及纵向斜面升船机型式。通过反复比较,认为均衡重式垂直升船机具有施工制造难度小、运营成本低的特点。

1960年6月提出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均衡式垂直升船机研究性初步设计》,从设计、制造、安装等方面对其可行性进行了论证。8月,中央放缓了三峡工程的设计研究工作,但升船机研究工作仍继续推进。

1962年前后,田泳源、杨逢尧、董博文等一批莘莘学子加入了升船机研究团队。他们从踏入长办的那一天起,就把一辈子奉献给了三峡,奉献给了三峡升船机。后来,他们成为我国升船机设计研究的领军人物。

心怀梦想 永不言弃

1962年乃至到整个“文革”期间,三峡工程大规模的科研协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长江委三峡升船机团队却从没有停止过研究与探索。“那时我们对于升船机的了解很少”田泳源回忆说,“我进了长江委之后,就一直在研究1960年从苏联考察带回来的有关国外升船机的资料”。电气工程师董博文,则先后被派到北京自动化研究所、华中工学院等参加电力拖动的联合研究。他们如饥似渴地学习、吸收知识,为今后升船机设计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1968年,升船机研究团队开始三峡升船机试验机——丹江口升船机的实战演练,为兴建三峡升船机积累经验。根据丹江口工程坝址实际情况,采用了上游移动垂直式+下游斜面式的150吨级升船机,是当时国内最大的干湿两用升船机,并因其创新而获得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奖。

董博文深情地谈到,“丹江口升船机设计开启了我国升船机电气传动研究的先河”。当年在丹江口升船机调试时,船厢提升了1米之后就开始下滑,这一番经历至今让他记忆犹新。这也让他们更加关注升船机的安全性能。

1970年12月,中央批准兴建葛洲坝水利枢纽。金结组、通航组、电气组等大部分技术力量投入葛洲坝船闸的设计,但仍有一部分专家坚持三峡升船机的研究工作。

此时,研究升船机的外部环境已悄然发生了很大变化。国外先后建成了前苏联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前西德吕内堡等多座大型升船机,取得了大量研究与实践新成果;国内经过丹江口升船机等工程设计实践,对升船机设计有更直观的认识与掌握,对做好三峡升船机设计充满信心。

只争朝夕 创新研究

1979年,三峡工程建设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三峡升船机也随之进入实质性研究的黄金时代。

为加快进度和提供组织保障,长江委成立三峡升船机项目组,田泳源和杨逢尧担纲,承担了三峡升船机前期设计研究工作。他们经常加班加点工作,基本不分周六周日,也不分上下班。据廖乐康回忆,杨逢尧曾讲过,干事业需要有献身精神,上班8个小时是不够的,回家之后也需要不断思考。可以想象,当年专家们的工作热情是多么高涨,多么让人振奋。

距离上次联合大协作已过去了整整20年。这一年,长江委再次联合相关单位共同开展升船机研究。这次主要是就带中间渠道的平衡重式垂直升船机、平衡重式纵向斜面升船机、平衡重式横向斜面升船机、自行式斜面升船机等4种方案进行研究,研究方向、重点等更具有针对性。

1983年,长江委派田泳源参加了国家升船机联合考察组,赴德国、比利时和法国实地考察,进一步开阔了眼界,坚定了信心。随后提出的升船机承船厢整体动态模型试验研究、升船机整体数学模型研究等极具前瞻性的科研课题,为升船机设计提供了科学基础。

1985年对于三峡升船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一年,三峡工程全平衡钢丝绳卷扬式一级垂直升船机方案被纳入《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初步设计(150m方案)》报告。 三峡工程重新论证期间,王既民担任升船机及金属结构组论证组的专家之一,全过程向专家们详细介绍三峡升船机研究始末,做出了积极贡献。

“重新论证通过科研攻关、会议讨论和交流,使得专家们全面了解了三峡升船机的研究历程与取得的成果,打消了对升船机这一新生事物建设的疑虑!”。田泳源说,“从立足自力更生、便于施工安装的角度出发,专家们倾向于钢丝绳卷扬方案,认为更适合中国国情”。

最终,全平衡钢丝绳卷扬一级垂直升船机作为推荐方案纳入了三峡工程可研报告中,并得到国家批准。此后,三峡升船机的初步设计研究全速加快,为三峡工程开工建设做最后的冲刺。

老一辈专家们提出的三峡升船机关键设备、塔柱结构等重大科研课题均纳入到国家 “七五”、“八五”、乃至“九五”科技攻关,并取得诸多丰硕的成果。为之后全平衡齿轮齿条爬升式三峡升船机的中德联合设计,安全性复核审查,以及消化、吸收、落地奠定了基础。

笑慰平生 精神永传

王既民、董士墉等一批老专家走了,没能见到升船机试通航的伟大时刻,对他们来说,是一份深深的遗憾与不舍。

健在的董博文、宋维邦、张勋铭等部分退休老专家,仍难舍三峡升船机情缘。田泳源虽然于1992年调离长江委,但新的岗位仍与三峡升船机密切相关。他们参与三峡升船机重要会议、质量检查、工程重大节点验收,解决建设中的技术问题,进行技术总结报告编写与校核……他们还在尽其所能,为三峡升船机奉献着光和热。

今天,三峡升船机建设的成功,离不开一代代长江设计人的艰辛努力,更离不开老专家们所付出的所有心血。

“这辈子为升船机而活”,“热闹的时候我不去,工作需要的时候我一定去”,“敢于坚持、刀枪不入”,“技术审查时不满足要求,绝对不允许通过,谁说都没用”......采访中的这些经典话语,正是老一辈专家果敢独立的科学品格、严谨求实的科研态度、兢兢业业的工作作风的集中体现。

老一辈专家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已浇筑在三峡升船机的钢筋混凝土里,傲立于人间万年;也融进在长江设计人的心里,激励着我们不忘传统,砥砺前行,创造更加辉煌的明天。

责任编辑:蔡倩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