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长江要闻 正文

“有了安全的长江,流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才有根基”

——长江委深入开展“安澜长江”建设

来源:新华社 作者:黄艳 时间:2018年04月12日

4月1日,长江流域江西、湖南正式进入汛期。即将到来的5月1日,长江流域将全面进入汛期。一年一度的防汛是长江防汛抗旱减灾综合能力体系的一大考验。当前,长江委和流域各省正积极备汛迎汛。

据长江委防办介绍,今年3月底,长江防总全面启动2018年长江防汛检查,7个由长江委领导带队的汛前检查组将对长江流域内12个省市,以及丹江口、陆水、皂市、江垭等委管水利工程的防汛抗旱准备工作查漏补缺,确保江河安澜。

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的大洪水给长江留下的印记不曾淡去,但让人欣慰的是,这连续两年的姊妹洪水却没有如20年前那场洪水一样造成长江中下游刻骨铭心的伤痛。在“大水无大灾”的背后,是长江流域防汛抗旱工程体系和非工程体系的不断完善,是流域防汛抗旱统一调度指挥机制的不断健全,更是防汛抗旱减灾理念的不断转变,同时也是长江委数十年如一日为构筑安澜长江的不断探索。

作为长江防汛抗旱组织指挥机构,1962年成立的长江防总,在经历了三次职能和名称的更迭后,从“防汛为主”到“防汛抗旱并举”,从最初的中游两省扩充到涉及流域10省市,行业涵盖水利、气象、电力、航运等多个部门,职能日趋完善,成员不断壮大,长江流域逐步构建了一套职责清晰且行之有效的防汛抗旱统一调度指挥机制。

从“人定胜天”回归到“人水和谐”“人与自然和谐相处”,防汛抗旱减灾理念不断走向科学。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灾减灾救灾“两个坚持、三个转变”的重要论述,更成为指导新时代长江防汛抗旱减灾工作的新理念。

筑牢“安全墙”:技术体系不断提升

在新理念的指引下,长江防汛抗旱减灾工作也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2018年4月2日荣获2017年度湖北省科技进步特等奖的“长江水库群防洪兴利综合调度关键技术研究及应用”项目,奏响了长江水库群联合调度交响曲,正是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的一次创新实践。

自2009年起,长江委联合国内水利行业多家研究机构,开展了以三峡水库为核心的长江干支流控制性水库群综合调度研究。从2012年国家防总批复首个长江上游水库群联合调度方案以来,流域各级防汛部门和水库运行管理单位,在长江防总的统一指挥下,充分发挥水库群“联”与“合”的优势,特别是在互联网+、智慧水文的背景下,水文测报精度不断提升,防汛信息化建设突飞猛进,水库群联合调度实现了综合效益的最大化,达到了1+1>2的功效。长江流域水库群联合调度范围,从最开始的上游水库群8座水库,增加到涵盖中游洞庭湖区城陵矶以上的28座水库,再到2018年汛期即将覆盖整个流域40座左右水库,可调度防洪库容将达到570多亿立方米,相当于7个荆江分蓄洪区的有效蓄洪量。

2012年以来,通过水库群联合调度,长江流域防洪安全得到有效保障。在成功应对2012年三峡水库建库以来最大入库洪峰、2014年乌江中下游大洪水之后,有效应对了2016年长江中下游区域性大洪水和2017年长江中游型大洪水,大大减轻了中下游防洪压力和财产损失。

不仅如此,通过水库群联合调度,长江流域水资源得到高效利用,发电、航运、供水、生态等效益显著。据初步统计,仅2012~2016年,长江水库群增加水库总体发电量约530亿千瓦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3937万吨;长江上游水库群近5年累计为中下游补水超过1500亿立方米,有效保障了中下游供水;枯水期增加航运水深0.5~1.0米,汛期大幅削减洪峰流量,改善航运条件,显著增加航运效益。

应急调度也取得了明显的社会效益。2010年、2012年汛期,利用准确及时的预报,累计疏散洪水期间滞留三峡坝区水域的中小船舶1700艘;2014年2月,在长江口咸潮入侵、上海市供水告急的情况下,紧急调度三峡水库加大下泄流量;2015年6月1日,“东方之星”号客轮在长江中游湖北监利水域发生倾覆,长江防总应急调度三峡水库,压减下泄流量,为“东方之星”号沉船救援创造了有利条件。

此外,通过汉江流域控制性水库联合调度,圆满完成了丹江口水库向北方供水任务,确保一库清水永续北送;通过实施澜沧江梯级水量统一调度和应急调度,有效缓解了澜沧江—湄公河沿岸国家水资源矛盾和重大旱情。

强化“智囊团”:专家队伍有奇功

一个积极落实防灾减灾“两个坚持、三个转变”,在防汛抗旱减灾工作中发生的深刻变化,则体现在每年不断刷新纪录的防汛工作组、专家组、督导组的派出数量上。

每当强降雨来临前、降雨致灾时,以专项任务为核心,第一时间向一线派驻最擅长处理相关任务的专家,强化督促检查指导,充分发挥技术优势和实力,协助地方做好防灾减灾工作,已逐渐成为长江防总在防汛抗旱减灾工作中的重点之一。

长江防总办事机构所在单位,长江委组建了一支技术过硬、作风优良的专家队伍,并根据专家们的技术特长,分门别类制定了相应的派遣机制,确保能在第一时间及时派遣与专业对口的专家。正是有着这一支支工作组、专家组、督导组,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追峰逐雨忘我奉献,分析重大险情成因,研究提出整治方案,督促地方警惕防汛薄弱环节,指导开展防灾减灾工作,为长江抗洪减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2016年7月3日,长江干堤武青堤约240米处的倒口湖发生7处涌水,最大涌水口直径达10厘米,长江委专家连夜分析险情成因,出具分析报告,指导地方成功除险。

2016年7月10日,湖南省华容县新华垸发生溃口,险情发生后仅1个小时,长江委专家就作出研判,并第一时间向抢险现场发出建议,稳定龙口,成功阻止溃口的进一步扩大!

2017年6月24日,四川茂县发生山体垮塌灾害,造成岷江支流松坪沟河道堵塞,长江委专家星夜驰援,指导协助地方制定除险方案。

2017年6月30日,江西武宁县罗溪乡阳芳水库夜左坝脚突然出现浑水险情,疑似出现管涌。长江委专家对险情的诊断处理,让当地百姓“吃下了定心丸”。

……

据统计,在应对2016年长江中下游型大洪水过程中,长江委先后派出111个工作组、督导组和专家组。2017年,这个数字再创新高,达到125个,共计412人次。

加快“补短板”:完善长江防洪屏障

“有了安全的长江,流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才有根基”。这是流域内全社会普遍的共识。滔天洪水,曾经一直是流域内万千群众心中的梦魇。随着长江综合防洪体系的不断完善和建设,安澜长江早已不是梦。在经历了2016年、2017年洪水的两次大考以后,长江防总对于打赢长江流域防汛抗旱这场硬仗有了更加从容的底气。

然而,必须清楚地认识到,长江防汛抗旱形势越来越复杂,任务越来越艰巨,风险和挑战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严峻。

长江防总专家分析说,从客观现实看,当前长江中下游河道安全泄量与长江洪水峰高量大这一主要矛盾仍然突出,连江堤防防洪能力依然偏低,中小河流治理和山洪灾害防治还处于起步阶段,渍涝灾害和台风灾害仍十分严重,防洪非工程措施配套还很不完善,流域抗旱能力不强。

从形势要求看,“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实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对长江流域防洪减灾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长江经济带发展提供了重要遵循,防洪安全是加快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国家战略目标的重要保障。

新时代,呼唤新气象,期待新作为。长江防总常务副总指挥、长江委主任马建华表示,长江防汛抗旱减灾任务更加艰巨、挑战前所未有,长江防总、长江委将积极落实防灾减灾“两个坚持、三个转变”,更加注重防汛抗旱责任落实,更加注重监测预报预警响应,更加注重科学精细调度,更加注重督促检查指导,补齐补强防洪抗旱减灾体系短板,不断提升防灾减灾能力,努力打造洪行其道、惠泽人民的安澜长江,全力以赴夺取今年长江防汛抗旱工作的新胜利,为长江流域绿色发展构建防洪屏障,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新的贡献。

责任编辑:蔡倩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长江水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