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您现在的位置:长江水利网 >> 新闻中心>> 长江要闻>> 正文内容

【践行“两学一做”】防汛的担当

来源:长江水利网 作者:刘霄 于晶晶 时间:2017年07月27日

2017年汛期,长江发生中游型大洪水,长江干流莲花塘至大通河段全线超警戒水位,八百里洞庭一片泽国,长沙洪水位创历史新高,干流莲花塘水位将突破保证……

千钧一发之际,长江委防办共产党员们,挺身而出,迎难而上,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共产党员的担当。他们是如何迎坚克难的?为此,记者采访了一些党员同志。

精准调度显担当

“水库调度如同下棋,要通盘考虑,走一步只看一步,输是定局;走一步看三步,有可能打成平手,要想赢,须走一步看十步。”长江委防办党支部纪检委员、副主任陈桂亚说,当前长江防总实施精细化科学调度,必须精打细算,超前谋划,才能做到心中有数、见招拆招、处变不惊。

三峡水库是长江中游骨干型防洪工程,2016年汛期,长江防总首次运用三峡水库对长江干流城陵矶实施补偿调度,有效避免了因城陵矶超保证水位(34.40米)不得不分蓄洪水,导致大量人员转移、耕地淹没及财产损失。

“洞庭四水、清江、三峡,再加上洞庭湖区间降雨等7个方面的来水量,历史最多时有9万量级的巨大流量”,长江委防办调度处副调研员、共产党员赵文焕说,若要实现城陵矶不超保证水位的防洪目标,时常要在0.1米以内的幅度进行精准调度,难度无异于高空走钢丝。

超前调度,赢得主动。按照调度方案,金沙江梯级水库在7月1日降到目标水位,预留防洪库容即可。但6月20日水雨情预测,两湖区间及金沙江中游有两轮强降雨过程,陈桂亚凭借多年来防汛经验,敏锐地意识到:如果金沙江梯级水库不提前6天消落到目标水位,就没有足够的库容拦蓄洪水,将导致三峡水库独立承担对城陵矶的补偿调度。

时机稍纵即逝。长江防总办当机立断采纳了陈桂亚的建议。6月26日,金沙江梯级水库提前6天消落到目标水位。紧接着7月1日,“长江1号洪水”便在中游形成。洪水来势汹汹,沿江奔袭而下,造成长江中下游水位持续上涨,干流多个控制站相继突破警戒水位,湖南湘江、沅江,江西修水等主要河流发生超保证、超历史特大洪水,干流城陵矶最高水位34.13米,距离保证水位只差0.27米,防洪形势异常严峻。

精准调度,使命必达。长江防总一天3次滚动会商,34小时5次下达调度令,控制三峡水库出库流量从27300立方米每秒逐渐减至8000立方米每秒,并联合调度长江上游水库群同步拦蓄洪水,最大限度减轻了中下游防洪压力。0.5米、1.0米、1.5米……通过精细化调度,城陵矶从即将超保证水位线附近被拉了下来。

负责起草拟定调度方案、提供调度建议的陈桂亚、赵文焕他们一直悬着的心,此时才稍微放下了一些。陈桂亚说:“在7月长江主汛期,三峡水库按照8000立方米每秒控泄,已接近三峡水库控泄的极限,若再小,荆江河段供水、航运安全就可能出现问题。”

急速削减三峡水库出库流量,对三峡水库的负荷能力是一项考验,同时也是对调度人员技术能力和水平的考验,即便是每年汛后的枯水期,三峡水库下泄流量一般也不小于8000立方米每秒,类似的唯一一次调度,只在2015年6月“东方之星”号应急处置时实践过。

负重前行显担当

水库调度工作“牵一发而动全身”,既要考虑上中下游、干支流及左右岸的防洪安全,又要统筹供水、生态、航运、发电等社会和民生问题,责任重大。

“不需要查看图表,闭着眼睛就应该清楚,目前水库大概有多少水、有多大的防洪能力、怎么拦蓄即将到来的洪水,对这些都要有一个基本的判断。”陈桂亚认为,时刻做到对汛情“心中有数”是一个防汛人必备的基本要求。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7月3号,长江防总防汛会商时,有领导突然问到‘城陵矶什么时候能退出警戒水位?’”赵文焕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景陈桂亚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回答道“大概10天左右”。后来事实证明,长江中下游城陵矶站于7月13日11时退出警戒水位,用时整整10天!

每一次举重若轻的背后,都倾注了防汛人的心血。自今年入汛以来,陈桂亚每天早上8点就到办公室工作,晚上10点钟才下班,如果汛情紧张,制定与调整调度方案,则整夜无眠。自4月1日开始防汛值班至今,110多天的近50次防汛会商,陈桂亚一次都没有缺席。不仅如此,每次会商他都精心准备调度方案,并深入细致分析、权衡,会商时发表自己的倾向性意见,为领导决策部署提供了大量的参考依据。

“作为党员,要自我加压,不仅每天的水情实况要了解,更要主动思考,做到心中有数,才能当好参谋,为领导决策提供准确的信息。”陈桂亚说,汛情紧张的时候,系统每5分钟更新一次水位,每10分钟就要看一下,分析总结水库水位变化趋势,验证调度方案,并思考新的调度方案。对他来说,这早已是习惯,如果不看的话,心里总不踏实。汛期的赵文焕也一样,每隔几分钟就要掏出手机看看水雨情信息,就连半夜上厕所,都习惯性地先看下水雨情。

“加班多做点工作,虽然累点,但是也值得。”陈桂亚和赵文焕都说,每个调度方案的计算量都是庞大的,有时为了一次会商要做7个方案,加班加点是常态,但是每当方案被领导采纳,实现了防洪目标时,就会感到特别的满足,连日的工作疲惫和压力,顿时烟消云散了。

冲锋一线显担当

轰隆隆,山崩石裂,震耳欲聋!6月24日6时许,四川茂县富贵山发生高位崩塌灾害。

灾情就是冲锋号!遵照国家防总指示,长江防总立即组织专家组于当天中午奔赴一线处置险情。与此同时,同样接到险情通知的,还有共产党员、长江委防办水库处副调研员丁胜祥所在的国家防总川渝工作组,也从重庆紧急驰援,奔赴险情现场。

“24日当天,专家组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和当地工作人员一起投入到抢险救灾中,河道很快恢复过流,险情第一时间得到解除,避免了“灾上加灾”造成更大的人员和财产损失。”丁胜祥说。

7月3日23时25分左右,受管涌险情不断扩大影响,湖南资江大堤羊角段一处30多米长的大堤发生错位塌陷。由于险情地处人民垸,一旦溃堤,比垸内民房高3米左右的洪水就会倾泻而下,危及垸内兰溪镇5万多群众生命安全,同时威胁到烂泥湖垸内赫山、湘阴、望城等区县数十万群众安全。

“马上赶回险情现场!”一声令下,星夜驰援,向着险情最危急的地方赶去。在湖南执行防洪抢险任务的入党积极分子、国家防总湖南工作组组员、长江委防办孙长城说:“我们结束了益阳市的行程,晚上赶到娄底。7月4日凌晨2点多,我连夜整理工作简报、刚刚睡下没多久,就突然接到长江防总‘资江羊角段出现特大型管涌’的险情通知,并及时向带队领导汇报了险情。”

7月4日清晨5时左右,同样接到险情通知的国家防总湖南专家组先期抵达后,立即查看险情处置现场,了解前期处置工作情况,并提出优化建议。孙长城所在的国家防总工作组由长江委副主任胡甲均带队,于6时到达现场,与专家组会和后,及时与地方省、市防指技术专家会商讨论,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优化险情处理方案。当天上午10时左右,大堤内侧渗水减少且不带沙,险情得以控制,现场的人员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抢险告捷!

无论是始终站在全流域的角度考虑防洪调度,努力实现每一个防洪目标的陈桂亚、赵文焕,还是涉险滩、趟洪水,顶烈日、踏泥泞,督防汛、查险情,始终冲锋在长江抗洪抢险一线的丁胜祥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称谓——“中国共产党员”,长江委防办党支部还有很多同他们一样的共产党员,默默无闻、甘于奉献,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两学一做”,诠释着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

正如一本书中写到:“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罢了。”当前,长江防汛正值“七下八上”的关键期,汛情还在继续,长江委防办的党员同志们不忘初心,正以克难奋进、时不我待的精神继续前进!

责任编辑:刘霄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