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您现在的位置:长江水利网 >> 新闻中心>> 长江要闻>> 正文内容

联调联控 寸水必争

——长江防总科学调度成功应对长江2017年第1号洪水

来源:人民长江报 作者:梁宁 朱俊君 彭理 时间:2017年07月25日

7月16日,晴空万里,5000名身影像游鱼一样的渡江爱好者一头扎进长江武汉段中,江水清凉缱绻,人群欢呼沸腾。很难想象,就在十天前,这里曾拉起高高的警戒线,巡防人员24小时值守。长江2017年第1号洪水过境时的情景,已渐行渐远。

早在7月1日起,长江防总通过联合调度长江上中游水库群,为中下游防洪“减负”,汉口站才于7月8日退出警戒水位;长江,才得以继续演绎人水相亲的故事。在大雨与大灾之间,正因为有了调峰驯洪的硬武器,不仅为江河安澜筑起一道坚实屏障,也在人们心中平添一份安定从容。

尘埃落定的“34.13”

7月1日21时,长江委行政楼15楼的长江防总会商室灯火通明,长江防总常务副总指挥、长江委主任魏山忠主持会商,长江防总秘书长、长江委副主任马建华,长江防总办公室副主任、长江委总工程师金兴平,以及委办公室、防办、水文局、设计院有关领导和专家30余人正在跟踪研判防汛形势,热烈的讨论声不绝于耳。一双双眼睛紧盯风云动向、一条条水雨情信息滚动播报,仿佛能听到不远处渐涨的江水不时拍打着江岸,会商气氛比往常更加紧张热烈。

这一天,是长江1号洪水正在中游形成的日子。受6月22日以来连续强降雨影响,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维持快速上涨势态,莲花塘至大通河段全线超警。湖南湘江、资水、沅江,江西修水等主要河流发生超保证、超历史洪水,长江防汛到了紧要的关头。

“是时候启动三峡等上中游水库了!”按照《长江上中游水库群联合调度方案》的规定,此时正是上中游水库群“挺身而出”,为中下游防洪“减负”的最佳时机。否则,城陵矶水位一旦超保,将动用分蓄洪区,数十万亩耕地将被淹没,超过30万人需要转移安置,影响巨大、损失巨大。

“要减就必须马上减,晚了效果就会差很多!”在“控制城陵矶水位不超过34.4米保证水位”的调度目标下,长江防总34个小时内,先后发出5道调度令,一步步将三峡出库流量从27300立方米每秒削减到8000立方米每秒。同时,联合调度金沙江梯级水库群、雅砻江梯级水库,减少进入三峡水库的洪量,最大限度减轻中下游防洪压力。

“为了应对中下游特大洪水,三峡水库和长江防总尽了最大努力。”马建华说。

调度结果如何?能否达到调度预期目标,众人依旧心绪难平。7月2日,会商会上,长江委防办副主任陈桂亚笃定地在防办主任陈敏的笔记本上,写下一个数字——“34.1”,这是他对莲花塘站控制水位的匡算结果,对莲花塘站不超保证水位34.4米的调度目标信心满满。

两天过后,“水落石出”,7月4日15时30分,城陵矶控制水位涨至34.13米,距离保证水位0.27米,之后波动转退。7月17日1时,长江干流湖口站退出警戒水位,长江中下游干流及两湖出口控制站均已退至警戒水位以下。

至此,长江2017年第1号洪水安然俯首。

史无前例的“8000”

8000立方米每秒,这个数字对于七月份的三峡水库来说,是破天荒的。若因此造成三峡水库库水位快速上涨,而给后续防洪留下巨大压力,这样的调度指令,无异于拆东墙补西墙。而这看似“兵行险招”的背后,却是长江防总审时度势、未雨绸缪的结果。

“根据联合调度方案,三峡水库在枯季最小下泄流量是6000立方米每秒,这次在主汛期7月份将三峡下泄流量降到8000立方米每秒,是史无前例的。”陈桂亚告诉记者,之所以敢在主汛期将三峡水库下泄流量压减到8000立方米每秒,主要是因为今年长江上游来水偏小,相较于多年来30000立方米每秒的入库流量均值,今年6月底到7月初,三峡水库入库流量平均20000立方米每秒左右,甚至6月30号这天只有17000立方米每秒,这样的罕见情况,给了长江防总科学决策的底气与信心。

“不打无准备之仗。”长江委防办主任陈敏说:“对于长江防总来说,底气还来自于一份未雨绸缪的布置。”原来,今年入汛后,长江上游来水偏丰,部分水库因为防汛调度而超汛限运行,一些多年调节水库库水位接近汛限水位,和去年同期相比,预留防洪库容明显偏少。在预测到长江中下游将经历强降雨过程后,长江防总就紧锣密鼓的开始联合调度金沙江等上游梯级水库腾空库容。

“金沙江梯级水库下泄的洪水,要经过6天才能出三峡水库,所以要想让三峡水库发挥防洪作用,为中下游‘减负’,就必须算好时间,既不能把水叠加到中下游的洪水上,又不能把水留在三峡水库中,侵占防洪库容。”陈桂亚分析道。

而实际上,6月26日,金沙江梯级水库将库水位消落到目标水位,三峡水库采取出入库平衡,在不加大下游防洪压力的前提下,上游水库群提前腾空防洪库容约390亿立方米,为从容应对7月1日长江1号洪水,打下了基础。

同时,一直以来长江防总手中的“杀手锏”——水库群联合调度,今年也迎来了一次实力大扩充。在将中游清江、洞庭湖区7座控制性水库群纳入联合调度后,调度范围由上游扩展至中游城陵矶控制断面以上,水库群“军团”从21座增加到28座,从而为应战中游1号洪水提供了更为直接有效的武器。

“水库调度就好比下棋,必须要有全局思维,站在全流域的视角,通盘考虑,谋兵布阵,留足余地,如果只是走一步看一步,那最后只会把自己框死。”陈桂亚说。

精打细算的“0.1”

动用长江上中游28座水库,拦蓄洪量102.39亿立方米,换来长江干流莲花塘站江段洪峰水位下降约1.0~1.5米、汉口站江段洪峰水位约0.6~1.0米、九江站至大通站江段洪峰水位约0.3~0.5米……对于长江防总来说,这笔账,很值。

“水库调度就像过日子一样,必须精打细算,水库的防洪库容总体就那么多,能少用一点就少用一点,如果不算好,来一次洪水就都没有了。”长江防总今年34小时内连发5道调度令,虽略显频繁,却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为什么一开始三峡水库不降到8000立方米每秒,因为这样三峡水库消耗的库容就会太多,上游大部分水库还有自己本流域的防洪任务,我们做调度也要替它们考虑。”陈桂亚说。

“锱铢必较、寸水必争”,早已是防汛调度人员的座右铭。为了能够通过精细调度,发挥出水库群的最大效能,即便是为了0.1米的水位变化,防汛调度人员也丝毫不会放过,一次会商拿出近十个调度方案详细讨论,充分考虑各种状况下不同泄量与水位关系,已经成为他们工作的常态。

“你们的预报考虑洞庭湖出口流量有多大、螺山站泄洪能力变化如何?如果三峡水库按照调度方案执行,城陵矶水位34.3米的预报可靠性有多大?是否不会超过34.4米?”7月2日的防汛会商会上,长江委防办副主任陈桂亚为了“0.1米”的水位,与预报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讨论。别看只有0.1米,但却关系到莲花塘是否达到保证水位,关系到是否要运用分蓄洪区,调度方案的制定有天壤之别。

“我们的工作,看不到汹涌澎湃的洪水,看不到千军万马抢险的现场,但我们所承受的压力一点也不比在前方抢险小。”金兴平说,“每次看到水位曲线在通过我们调度后转头下行,都会打心眼里高兴,因为这表明我们的调度成功了,保护了沿江老百姓的安全,没有辜负他们的重望。”

与洪水过招,用智慧担当,正是长江防总夜以继日的坐镇指挥、守望相助,才能一次次安顿江河,奠定万里长江的安澜之基。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