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流域水事 正文

【汛来问江河】吞江吐河自有序

来源:中国水利报 作者:李先明 石珊珊 郑爽 时间:2018年05月08日

“水情天下冠,治水天下难”。作为水利大省,湖南省境内河湖水系复杂,水利工程众多,水情是湖南最重要的省情,水患是湖南最大的忧患。

面对严峻的防汛抗洪形势,今年湖南省的防汛备汛情况如何?4月26日,本报“‘汛来问江河’记者行”采访组前往湖南展开采访。

湘江、浏阳河防洪工程

——筑牢城市“安全墙”

清晨,细雨蒙蒙,记者来到了此次湖南之行的第一站——长沙市湘江、浏阳河防洪综合整治工程。

这项占地200公顷的防洪综合整治工程地处长沙市中心城区北侧新河垸,西邻湘江,北抵浏阳河口,堤防长2900米,属于长沙市主城区河东片防洪保护圈。记者看到,整个堤身坡面已经全部被草皮覆盖,沿着堤坡上的石砌台阶下去,就是一道平整开阔的亲水平台。市民们三三两两,或沿岸步行,或凭栏观赏,雨中的浏阳河别有一番风味。在捍卫城市安全的同时,防洪工程也为民众提供了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据长沙市开福区防办主任谭猛介绍,实际上,这里的堤防工程早已于9年前就完工了,景观及附属设施也已于3年前完工。通过堤防加高培厚、土石方填筑、抛石护脚、浆砌护堤、格宾雷诺护垫护堤等一系列综合措施,新河三角洲的防洪标准由原来的30年一遇提高到了200年一遇,防洪能力大大提升。

一路步行至浏阳河口,长沙市图书馆、博物馆、规划馆等一座座地标性建筑物鳞次栉比伫立在岸旁。长沙市充分利用这里两水交汇的滨水景观和三面环路的良好交通条件,将其打造为承载部分城市公共服务功能的高品质社区,给这座古老的楚汉名城增添了一道亮丽的“新名片”。

柳林江堤防

——强力推进灾后重建

岳阳市湘阴县是湖南省重点防汛县,地处湘江尾闾,东、南洞庭之滨,历来就有“湖南防汛险在岳阳,岳阳防汛险在湘阴”一说。

细雨一直在下,车子行驶在柳林江大堤上。透过车窗望去,左边是蜿蜒流淌的柳林江,右边是错落有致的民居,堤防高高伫立在二者之间,与地面的落差近10米。可想而知,这道堤防的安全与否与周围百姓的生命安危直接挂钩。

一下车,就看到几块图文并茂的展板竖立在堤面上。走近一看,这些展板记录的是去年湘阴县遭遇特大洪水防汛减灾和灾后重建的全过程。湘阴县水务局局长周勇说:“2017年6月30日至7月3日,柳林江河水位迅速上涨,从34.67米涨至36.16米,沙田垸撇洪河堤段共发生大小险情80处,其中堤身漏洞66处、跌窝8处、内脱坡6处。”汛期结束后,岳阳市、湘阴县两级政府将沙田垸撇洪河堤段除险工程作为灾后薄弱环节整治重点予以强力推进。目前,工程进度已完成95%,仅剩生态护坡部分未完成。

沿着泥沙堤面行走,一排裸露在堤坡上的水泥柱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据介绍,这是在距离堤防外肩1.5米处设置的一道水泥土防渗墙,能有效防止堤防渗漏。整治过程中还对堤身进行了白蚁防治处理,对堤身上部采用黄泥充填灌浆密实,并在堤顶外肩设置了0.3米厚的钢筋混凝土防浪墙,同时实施迎水坡护坡、背水坡整治、填塘固基、堤面硬化、配套防汛照明设施等工程,共投资5100万元。在加固堤防的同时,湘阴县还同步整治入河排污口和沿岸违法建筑物。“柳林江的水质去年已经达到了Ⅲ类标准。”周勇说。

望城区防汛演习

——实战演练出精兵

实地探访柳林江堤防时,记者发现柳林江上正在进行一场防汛抢险实战演练。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这是距离湘阴县仅一江之隔的长沙市望城区组织的防汛演习。

“洪水来临时,冲锋舟就是‘生命之舟’。”正在现场指导防汛演习的望城区武装部科长段石虎说。

“这是我们进行演习的第三天,一共有9艘冲锋舟、58名民兵参与。”段石虎说,此次演习主要是由老手带新手,熟悉冲锋舟的使用方法。现场民兵在段石虎的大嗓门指挥下,有条不紊地进行演练。

听到记者问询演习效果,段石虎抓住机会,迅速集合民兵展开演练汇报。

随着他一声令下,每个班出3个人,互相配合,冲上冲锋舟,解缆绳,启动马达,队员落座,冲锋舟离岸,“一”字队形形成,加速前进……流畅地转弯,水面上划出美丽的弧线,激起白色浪花……又是一组漂亮的急速转弯,全体队员稳稳地“粘”在船上,五架冲锋舟始终保持队形……减速,顺序靠岸,顺序下船,熄火,拴缆绳……整个过程熟练、有序、快速、平稳。岸上围观的群众和演习官兵热烈鼓掌。

据湖南省防办工作人员钟芳杰介绍,湖南省遵照鄂竟平部长率国家防总检查组检查长江防汛抗旱工作时的指示,在全省各地开展“实战化”防汛演练。截至目前,全省已开展不同层次、不同规模的培训演练7500余场次,参加人员64万余人次,力争5月底前实现“危险区全覆盖”。

新老沩水水系连通工程

——盘活水系修补生态

“老沩水以前都是死水,水质很差,河道冬天基本都干涸了。”新老沩水水系连通工程的承建方长沙市望城区水利建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项目部部长龙文说。现场,记者看到“推进冬修水利建设”“服务乡村振兴战略”的标语牌竖立在修葺一新的渠堤旁,路边存放着尚未使用的砂石,只是渠道里尚未通水。“目前工程的主体工程已基本完工,具备通水条件。”龙文说。

现场的一张工程示意图非常清楚地指明了整个新老沩水水系连通工程的设计思路:利用沩水水闸建成后抬高新沩水水位形成的势能,实现新沩水河向老沩水河补水,盘活整个大众垸片区的水系,构建相互连通的生态水网体系。据介绍,目前新老沩水河湖连通工程已经完工,老沩水至团头湖水系连通工程于8个月前开工,并纳入水利部2017年江河湖库水系连通专项资金建设范畴,工程整体推进顺利,可确保汛期安全度汛。

可以想见,项目建成后可使区域内蓄水过水面积增大,提升防洪排涝能力。同时,农业生产也将因水资源配置能力的提高而受益。据了解,建设过程中,还将对整个连通水系进行生态修复和整治,提高水体的更新能力和自净能力。

“我们还会兼顾水文化旅游,通过打造沿线水景观,将‘湘江古镇群’与‘水利风景区’有效融合。”龙文说。

建新垸洞庭湖柳叶湖堤段

——加固堤防保安澜

“这边就是洞庭湖。”来到岳阳市西部的东洞庭湖滨,现场工作人员指着前方说。4月底的洞庭湖还处于枯水期,不复“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的磅礴气势,湖底的河草郁郁葱葱,站在湖滨一眼望去,仿佛一片一望无垠的绿色大草原。

岳阳市防办负责人陈伟力告诉记者,这里是岳阳市君山区建新垸洞庭湖柳叶湖堤段。建新垸蓄洪区是湖南省洞庭湖区24个蓄洪垸之一,距离岳阳市区35公里。记者从现场的示意图了解到,整个建新垸蓄洪区的面积为40.13平方公里,设计蓄洪水位34.61米,有效蓄洪容积1.96亿立方米。

“建新垸全垸现有堤防37.51公里,其中柳叶湖堤段全长7071米。”陈伟力说。记者向远处望去,柳叶湖堤岸一路绵延,堤面非常平整,相比于平缓的外坡而言,内坡稍显陡峭。经过堤顶路面硬化、堤基堤身联合防渗墙等加固项目建设,柳叶湖堤面现宽8米,外坡已全线浆砌石护坡至堤顶。

长江荆江门段

——整治崩岸稳河势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还未到长江荆江门段,记者就在车上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分量,身体的急剧倾斜让人明显感觉到急转弯造成的离心力。据荆江门长江崩岸应急除险工程现场的展板显示,荆江门的河道平面呈“V”字形,是下荆江典型的急弯,也是长江湖南段河槽最深的河段(最深点黄海高程-25.9米)。

“这里是下荆江河道摆动幅度较大的河段之一,与洞庭湖仅隔2.5公里。”岳阳市君山区防办主任岳跃说。荆江门河段土质松散,抗水流冲刷侵蚀能力差,加上荆江门十一矶削矶后水流下泄顺畅,导致水流顶冲点向下游移动,河道深泓逼岸,近岸水流流速变大,并且三峡工程运行后清水下泄也导致这里冲刷加剧,近岸河床急剧变陡……土质、水势、河势等多重因素的叠加,意味着荆江门河段必然是崩岸险情的多发地带。近年来,荆江门河段就曾几次发生严重崩岸险情,多处枯水平台崩失,岸坡混凝土块护坡塌陷。地处崩岸多发带,荆江门段的护岸工程早已持续了50多年,通过长期整治,该段河势得到初步控制,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洞庭波兮木叶下,吞江吐河自有序。洞庭湖,北面接受长江松滋、虎渡、藕池三口来水,南、西承纳湘、资、沅、澧四水,东面收入汨罗江、新墙河两条河流,形成2625平方公里的天然水面,整个湖水在城陵矶湖口汇入长江,成为长江中游河段最重要的调蓄湖泊。各支流的防洪工程体系、洞庭湖区行蓄洪区的建设和综合调度防御体系,形成了以洞庭湖区为中心的吞吐洪水的综合防御功能,一次又一次地让长江在大水压境之时化险为夷。面对今年的防汛抗洪大考,湖南广大治水人创新理念,真抓实干,做足准备,全力夺取防汛抗洪新的胜利。

责任编辑:刘玮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长江水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