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治江焦点 焦点释疑 水土保持 正文
水土保持

长江流域灌溉试验站建设运行现状与发展对策建议

2018年05月04日  来源: 长江水利网

1 引言

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河,长江流域横跨我国东中西部三大地带,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气候温和,土地肥沃,水资源十分丰富。据统计,流域总人口4.27亿人,占全国的33%;地区生产总值8.48万亿,占全国的34%;耕地面积3066.67万hm2,占全国的25%;粮食总产量约1.63亿t,占全国的33%。水资源总量9958亿m3,占全国的35%,在我国水资源优化配置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中占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农村水利作为流域水利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年来取得了重大成就,为流域经济社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流域内已建灌区15.6万处,有效灌溉面积达到1506.67万hm2,有效灌溉率约49%,基本覆盖了流域主要农业生产区。虽然流域水资源丰富,大中型灌区多,种植农作物品种复杂多样,但灌区计量设施严重不足,用水管理工作和灌溉试验等基础工作滞后,对流域农田水利基础保障和技术支撑能力不足,制约了农业灌溉高效用水。

本文以湖南、湖北、四川、江西、重庆等省(市)灌溉试验站建设和运行情况的调查分析为基础,探求长江流域灌溉试验亟待解决的问题和对策措施,以推动流域灌溉试验站网建设和试验研究等基础工作,促进流域灌溉事业的发展。

2 流域灌溉试验站网建设现状

2.1 建设现状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高度重视灌溉试验工作,着手制定政策、组建机构、落实人员。到1956年,长江流域1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建立了52个灌溉试验站。至20世纪60年代初期,灌溉试验场站达到90余处,从事灌溉试验人员700多人。20世纪90年代以来,灌溉试验工作由于种种原因走入低谷,至2012年底,全流域灌溉试验站网灌溉试验站保有量42处,仅仅覆盖了流域62%的农业三级气候分区和65%的灌溉分区。

湖南、湖北、江西省级灌溉试验中心站基本建成,湖北省还建设了灌溉试验重点站;四川、重庆的省级中心站建设在筹划之中。湖北省灌溉试验中心站建站历史悠久,始于1963年的漳河团林灌溉试验站,之后试验研究工作一直没有中断,2016年迁址漳河镇却集村重建,占地6.8hm²。根据《湖北省灌溉试验站网建设规划》,目前全省已经安排资金3676万元,更新改造和提档升级建设省中

心站和4个重点站,完成改造试验用房132m2、灌溉试验区1.4hm2、测坑13个、气象站1座,购买试验附属设备14台,新建试验用房1290㎡、灌溉试验区1.9hm2、测坑73个、气象站1个、地中渗透仪1处,数据采集点121处,购置仪器设备137台套。江西省灌溉试验中心站地处南昌县向塘镇高田村,是由1977年建立的赣抚平原灌区灌溉试验站发展起来的水利科研机构,现建有占地面积约4.6hm2的灌溉试验研究基地,试验研究基地内设有水田试区、中试区,微喷灌、滴灌旱作试区、果树试区,水质水环境试区和水产养殖耗水试区等多种试验研究试区,建有综合办公楼、自动气象站、带自动防雨棚的大型综合测坑和精度为0.1㎜的称重式测筒、水稻、旱作需水量测坑、温室大棚等基础设施;并配套一系列先进的试验研究仪器设备。湖南省灌溉试验中心站位于长沙县春花镇,占地面积约9.3hm2,湖南省水利厅已经安排建设860万元,建成了多功能综合性灌溉试验测坑、气象站及大田实验区。但江西省没有重点站。

四川省的灌溉试验站建设工作始于20世纪50年代,1983年底全省灌溉试验站达63处。在全国灌溉试验站重新规划之前,四川省仍保持运行的灌溉试验站有5处,分别为:龙泉山灌区管理处试验中心站,遂宁市安居区灌溉试验站、都江堰人民渠一处灌溉试验站、都江堰人民渠二处灌溉试验站、江安县水利电力局桐梓灌溉试验站4个重点站。根据灌溉试验发展的需要及四川省不同区域的条件,四川省规划灌溉试验站网6处。其中1个中心站,5个重点站;3个已有站,3个为拟新建站。重庆市编制了《重庆市灌溉试验站网建设规划报告》,规划建设3处灌溉试验站,其中中心站1处、重点站2处。中心站位于大足区西部三驱镇王家河坝附近,规划总占地面积约4.8hm2,概算投资2341.97万元,项目工程已于2017年3月开工建设,预计竣工时间为2018年5月。重庆市万州区灌溉试验站和重庆梅江大灌区秀山灌溉试验站2个重点站建设资金尚未落实,工程还未开工建设。

2.2 管理机构及人员

湖北省灌溉试验站隶属湖北省漳河工程管理局,属公益一类事业单位,现有在职职工13人。江西省灌溉试验中心站2003年经水利部批准成立,直属于省水利厅,挂靠于江西省赣抚平原水利工程管理局,是目前江西省现有的且一直坚持运行的唯一灌溉试验站,主要从事节水灌溉和农田水利科学研究,现有在职职工12人。湖南省灌溉试验中心站由省水科院负责运行管理。四川省灌溉试验站由于没有稳定的资金渠道,技术人才匮乏,运行困难,各站基本都处于发展严重滞后状态。重庆市灌溉中心站还处在建设阶段,目前运行管理单位没有落实。

3 灌溉试验工作开展情况

3.1 开展技术支撑服务

农田水利管理的技术支撑工作主要包括:一是组织典型灌区进行实地调查、资料搜集、分析汇总,开展全省各典型灌区农业灌溉用水有效利用系数测算分析工作。二是开展农业灌溉用水定额标准的编制工作。如江西省灌溉试验站通过系统整编多年水稻灌溉试验资料,广泛搜集全省早期灌溉试验成果资料及与编制相关的气象、土壤、统计年鉴等资料,并到全省各典型县进行用水情况实地调研,对49种农作物和4种果木灌溉用水定额进行编制,并于2011年10月1日正式颁布实施。三是做好末级渠系农业灌溉取用水测定和全省农业净灌溉用水统计技术服务工作,选取典型渠道进行长系列取用水量测定工作。四是开展气象观测和农业灌溉预报工作。如湖北省灌溉试验中心站气象观测自1963年以来从未中断,形成长系列气象资料,并结合农业基础数据进行水稻需水量及灌溉预报,为农业灌溉提供参考。五是开展“灌区末级渠系水管组织节水管理技术应用和推广”项目研究等工作。

3.2 依托试验基地平台优势加强灌溉试验研究工作

各省依托试验基地基础设施,结合农田灌溉生产实践及水利发展的现实需求,开展多个方面试验研究工作:一是作物—水分关系与高效利用技术研究,主要开展作物需水规律、灌溉制度及作物高效节水技术的研究。二是农业水资源与水环境研究,主要开展农业水资源合理开发利用及农村水环境保护技术的研究。三是灌溉排水技术研究,主要开展节水高效灌溉、排水新技术方面的研究。四是农田生态系统修复及排水循环利用研究,主要开展以水为中心的农田生态系统修复及农田排水循环利用技术等方面研究。在新技术示范推广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如湖北省灌溉试验中心站对水稻非充分灌溉技术在湖北省鄂北地区推广面积超过500万亩,切实解决了季节性缺水地区水稻灌溉用水难题。

3.3 充分发挥平台优势加强对外学术交流与合作

一是加强了对外科研项目合作,各省灌溉试验站通过科研项目合作与国内外知名院校和科研院所建立了科研合作关系,依托试验站成立了院士工作站并建立了各类科研教学实习基地。湖北省灌溉试验中心站先后与国际粮农组织、国际水稻研究所、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英国威林斯水利研究所和武汉大学、华中农业大学、长江大学等进行水资源、水环境、水安全等相关课题研究。江西省试验站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武汉大学、河海大学、江西农大等建立了科研合作关系。二是加大了国内外知名专家的聘任力度。如江西省聘请了中国工程院茆智院士、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布朗教授、武汉大学崔远来教授、江西省农业科学院李会兴研究员和涂枕梅研究员等国内外知名专家为技术顾问。三是与大专院校合作组建省级重点实验室。2010年,江西省灌溉试验中心站组建的“江西省农业高效节水与面源污染防治重点实验室”被批准为省水利厅重点实验室,2011年被列为武汉大学水资源与水电工程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南昌实验研究基地”。

4 流域灌溉试验站建设和运行管理存在的主要问题

4.1 灌溉试验站建设进展不平衡

水利部2015年批复了《全国灌溉试验站网建设规划》,长江流域灌溉试验中心站是4个新增的流域灌溉试验中心站之一,同时规划有11处省级灌溉试验中心站和35处重点试验站,但目前建设进展极不平衡。部分灌溉试验中心站还在筹建阶段,重点试验站还没有开工建设。如长江流域灌溉试验中心站和重庆市灌溉试验中心站仍在筹建,江西等省缺少区域重点站点。四川等省灌溉试验站为20世纪50年代建设,基础设施及仪器设备老化,新规划建设的1个中心站、5个重点站还没有开工建设。

4.2 灌溉试验站网运行管理工作不到位

目前,大多数省份包括已经建成省级灌溉试验中心站的省份,还未将灌溉试验站网运行管理提上议事日程。省级水行政主管部门没有明确站网运行管理职责,缺乏工作统筹安排,灌溉试验工作基本各自为政。省级中心站和重点站之间工作关系不明确,工作职责落实不到位,没有形成有效的工作制度,灌溉试验站的作用没有得到有效发挥。四川省试验站由于没有稳定的运行资金渠道,技术人才匮乏,运行困难,不能满足当前发展的新形势,省级灌溉试验站和重点站基本都处于发展严重滞后状态。

4.3 各级灌溉试验站缺乏系统性和完整性的试验研究

各级灌溉试验站对农田灌溉基础数据的观测采集工作不够重视,对作物需水量、灌溉定额、灌溉水利用系数等基础数据的观测、采集缺乏有效的统一安排部署。一些试验站受经费和人力的影响,大部分试验设施设备老化失修严重,已无法满足试验需要,均未开展长系列、规律性的农业灌溉基础数据采集和研究工作。一些灌溉试验站把工作精力主要放在课题研究上,对灌溉试验站的灌溉试验基础作用发挥不够。

4.4 试验站基层专业技术人员缺乏,日常运行经费不足

流域灌溉试验站网现有工作人员大部分编制属于挂靠单位,所从事的业务以所属单位安排课题为主,无法专心从事灌溉试验。此外,由于灌溉试验站普遍地处偏僻的郊区或农村,远离中心城市,灌溉试验工作环境相对艰苦,待遇普遍较低,人才队伍得不到有效的更新补充,人才流失现象较为普遍,造成现有从业人员不足、学历偏低、年龄偏大,无法满足新形势下应用现代技术开展灌溉试验研究工作的需要。因此,当前各站普遍存在技术队伍稳定性差、后备力量不足、业务能力有待提高等问题。同时,目前几乎所有省区的灌溉试验站都未能解决日常运行经费问题,严重制约了灌溉试验站的正常运行。

5 灌溉试验站网建设运行与管理发展的对策建议

5.1 加快试验站网建设步伐

各级灌溉试验站要结合农田水利相关项目建设等积极争取项目建设资金,根据全国灌溉试验站网建设规划确定的目标、任务、主要建设内容,编制试验站建设方案,形成完善的灌溉试验站网。建议国家加强对流域灌溉试验站建设的支持力度,落实项目建设资金,协调落实流域灌溉试验中心站与地方灌溉试验站点的信息互联互通,建成优势互补、各具特色的灌溉试验网络。

5.2 明确试验站职责和定位,实现良性运行管理

充分发挥省级水行政主管部门的统筹协调作用,理顺中心站和重点站之间的行政隶属关系,明确各自职责和定位。要研究制定较为稳定的日常运行经费来源及相对充足的课题经费保障措施,保证试验研究各项工作的稳定开展。要加强交流与沟通,促进灌溉试验协作研究,努力实现全国灌溉试验站网建设规划确定的“工作任务明确、运行管理规范”的设想。

5.3 扎实做好灌溉试验基础和试验成果的推广应用工作

灌溉试验站要按照新形势要求,为区域作物需水规律分析和作物灌溉制度制定、灌区规划设计、节水型灌区建设、区域水资源管理、灌区管理、灌溉效益分析、区域农业结构调整、灌溉预报、土壤墒情监测、现代灌溉理论、新技术开发等工作提供基础性的试验资料。要积极开展节水灌溉新技术和灌溉试验成果的应用推广工作,为农业生产实践做好技术服务。

5.4 建立流域试验站协作网,搭建交流平台

筹建长江流域灌溉试验站协作网,搭建流域层面的灌溉试验交流平台。目前部分省级灌溉试验站资源优势明显,但各试验站工作任务不明确、灌溉试验工作处于无序状态。建议从流域农村水利工作需求出发,确定流域灌溉试验协作研究任务,组织流域内灌溉试验站共同开展有针对性的灌溉试验研究,切实推动长江流域灌溉事业发展。

5.5 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提高业务水平

坚持“自己培养人才为主、引进人才为辅”的原则,充分利用和大专院校及科研单位开展课题合作的机会,锻炼培养现有技术人员,并加强业务交流学习,逐步提高业务能力。如湖北天门市农田灌溉试验站为加强技术力量,解决技术人才不足的问题,留住从大专院校引进的专业人才,从工资待遇、住房等方面解决引进人才的后顾之忧。

作者: 畅益锋 张小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