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委70年 征文 正文

【我的长江记忆】我与长江口局的记忆

来源:长江水利网 作者:田淳 时间:2019年12月30日

长江口局成立至今,已经走过40年的历程,而我自1984年大学毕业来到这里,穿过了璀璨的青春隧道,已开始跋涉中年人生的旅途。低首思索我和长江口局共同走过的每一个历程,仔细品味那些过去的时光,恍惚间万千思绪涌上心来。让我用这支拙笔,恣意地写下我心中长江口局每一份进步的喜悦。

技术进步 制胜之本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水文事业和水文经济的发展更加离不开技术进步,长江口局发展的历史也是一部技术创新、技术进步的历史。

长江口局地处长江口区域,属于感潮河段,外部环境比较复杂,在长江水文系统可算另类。20世纪80年代初期长江口局刚刚成立时,全国潮流区的水文测验刚刚起步,国内的测验仪器可靠性也差,兄弟单位的水文测验技术、测验方法和测验设备在这里水土不服,致使测验技术和事业发展难有作为,常常成为上级批评的对象。在较长一段时间,在测验技术方案的制定、仪器设备的选型、测验时机的把握上,长江口局在黑暗中徘徊前行。

1983年10月,水利部第一次下达在长江口徐六泾、青龙港、三条港等处进行同步全潮测验的任务,以收集长江口大潮、小潮、寻常潮的流量、泥沙、含盐度等运动变化资料。水文局为此从局机关、汉口水文总站、南京河床实验站及长江口局共抽调职工310人,测轮4艘,连同租用渔轮及渔轮船员,共20艘轮船,410人参加,可见当时测验的复杂性。

为了彻底改变这种人海战术的落后测验方式,水文局科研所研制了动船仪进行动态测流。还记得那是1986年1月14日上午,在连续多次试验失败的情况下,我们又一次来到徐六泾断面,怀着再试一试的心理,开始了比拼耐力的实验。为了确定方向,我们在担任主测任务的水文501轮的船头上安装了陀螺仪。那个东西异常沉重,安装人员要完全置身于船头的外侧,抱紧仪器,对好岸边的方向标后,再小心将其搁置到安装架上。

时值寒冬,凛冽的风钻入身躯尚能抵御,可恼的是由风带来的波浪却让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致使一次次校准失败。因此,每一次安装陀螺仪都辛苦异常,而每一小时一次的安装都让大家无比厌倦,可又不得不装。干这个活最厉害的是王书寅,他力气大,身手敏捷,反应迅速,所以大部分时间,这个光荣、艰巨但却无奈的工作只能让他去做了。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每一个测次近40分钟之久,这就需要一个人趴在船头,不停地看陀螺仪的指向是在180度上还是在180度下,然后通过对讲机不停地告诉仪器室人员,让仪器操作人员做好记录标示。与此同时,岸上还要架好2台经纬仪,1台在断面上指挥测船不能偏离断面线,另1台架在徐六泾水文站楼顶上,指挥测船到位后掉头航行。而仪器设备经常出现故障,在这一天之前,我们最好的成绩是连续测验了8个小时,连半个潮周期都没有达到。

这天一切很顺,风也不是很大,从9点开测一直到下午6点都很顺利,我们都觉得十分开心,看来有希望至少能完成一个半潮资料了。可是天公不作美,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气温也越发降了下来,我和周丰年、浦泽良、涂斌华在断面上心烦意乱。船上指挥部通过对讲机询问我们能不能顶下来,我们想着拿下一个半潮就是胜利,于是咬牙坚持。好在我们在白天已经准备了足够的柴火,此时烧起来可以取暖。也许是我们的诚意感动了上苍,小雨不到1小时就停了,仪器也非常争气,一直没有出现大的故障。我们靠着烧柴取暖度过了一个浪漫的夜晚,也顺利完成了28小时的测验任务。

从最初的代表线法、定点抛锚测流到动船仪的应用,已经是技术上的较大进步,但这样的方法,当时一次测验仍需要整个河道队30人全部参加,劳动强度非常大。虽然此次试验比较成功,为后来动船仪测流奠定了基础,但由于仪器本身的技术缺陷和工艺缺陷,这台动船仪在使用不到一年后就终止了。我们在潮流技术进步上只是迈了一小步就不得不停了下来。

但渴求进步的长江口水文人把目光紧紧盯住世界水文发展的最前沿,于是ADCP进入了我们的视野。还记得1991年初引进第一台ADCP仪器的时候,徐六泾水文站成立了QC小组(即全面质量管理小组),有趣的是QC管理的核心内容就是PDCA循环,PDCA首战即遭遇ADCP这个难题。当时长江委水文局高度重视ADCP的引进开发应用工作,季学武局长多次过问此事,向治安总工也多次来长江口局落实工作方案、比测计划和人员组织。杨振声同志更是经常来浏河检查细节工作。当时QC小组组长是胡国栋,我是主要成员之一。水文局还成立了专门的精度分析研究小组、文档翻译小组。为一台仪器的引进和应用花费如此大的人力和物力成本,这在长江水文的历史上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长江口局里研发队伍也可谓“强将如云”。

首先是要把文档看明白。我大学学的是日文,英文基础很差,只能借助字典一点点地去啃。这中间碰上太湖大水,沙墩港炸坝,急调长江口局前往测验过坝流量,因此在此期间我基本上全部值夜班。当时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我们驻守在沙墩港大桥上,天上阴雨连绵、一座大伞、一个绞关、一部仪器;每小时监测一次;在余下的时间里我埋头苦读那枯燥乏味的英文文档,总想放弃,但一想到责任重大,想到要摆脱长江口局生产技术水平落后面貌,只能强打精神、仔细研读、慢慢理解,反复领会ADCP的原理、工作模式、指令含义、数据处理方式、软件的应用。从最初的基本不懂到现场验收前的基本明白,我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从1991年初接到最初文档到当年8月份的验收,QC小组成员每天起码有10个小时投入其中。

1991年8月,ADCP在徐六泾水文站验收、比测,季学武局长、向治安总工等悉数到场,全程指导、监督比测工作。初步验收完成后,长江口局继续开展研究,还先后到九江、大通断面进行比测。通过一年多的学习、试验、比测、分析,我们没有辜负水文局的希望,彻底掌握了ADCP的使用方法,编制了整编软件,并成功应用于生产实践中。长江口局由此成为全国最先使用ADCP测流的单位,逐渐奠定起在长江口地区水文监测技术领先的地位,为长江口局经济和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较大的贡献。

我时常感慨当今电脑技术,尤其是软件技术的突飞猛进。记得当初我来到徐六泾水文站时,看到波浪计算、潮位整编计算十分麻烦,就尝试采用计算机进行编程。可当时只有PC-1500袖珍计算机,站在今天来看,那只能算是高级一点的计算器而已,内存容量只有16K。为了节省内存,我们不得不把一个很简单的程序写得极其复杂。就是这样,我们通过几天的探索,总算大功告成,内心喜悦可想而知。ADCP刚刚使用时,我们只有一台随机配备的286电脑,每一次测流回来总是搬上搬下,当成宝贝。为了尽早攻克ADCP应用过程中的诸多难题,我们多次向局里申请购置一台笔记本电脑,直到1993年初,长江口局里在经费非常紧张的情况下批准了3万元的购置计划,为我们的深入开发研究奠定了基础。为了计算成果,我们重新编制软件,当时用FORTRAN语言,在DOS界面下进行编译,难度非常之大,后来逐渐发展利用TURBO-C语言进行编程,有了一定的编译器,已经觉得十分快乐了。记得在1994年冬天,为了第一次写出自动画图、利用鼠标拖拉图形、自动修给参数的ADCP计算软件,我用了整整一个月时间,除了测验的最紧张时刻,我始终都在考虑程序的编制、调试、算法的修改,即使测流的空闲间隙,我也要想这件事情。那一年冬天似乎特别寒冷,我经常在被窝里写程序直至深夜。程序写好后,经过反复试算,终于能够投入生产应用了,我的内心是多么激动啊!同事们看到软件的处理方法,也觉得很新鲜、很神奇。这个程序一直使用到2002年,为长江口局的生产发挥了较大的作用。但现在来看,这个软件非常稚嫩,兼容性很差、使用难度大、而且几乎没有扩张功能。后来的年轻人根据我的设计思路利用C++语言,非常轻易地解决了我们原来设计得非常复杂的图形界面的问题,计算数据可直接接入EXCEL表格,软件功能之强大,使用过程之便利、应用界面之美观、数据处理之多样、功能外延之自如,真是让我十分汗颜。我那是什么软件啊!后生的可畏、时代的发展、技术的进步是如此的快捷!

与ADCP比测同时,长江口局引进了“542”微波定位系统。这是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定位系统,我国只有海军引进使用。它的工作效率和精度均远远高于常规的测量方法。当时的技术科长高健作为技术领头人,组织人力集中攻关,短时间内将该套设备投入生产使用。宋志宏局长首先将它运用于工作实践,很快打开了市场,水下地形测量项目纷至沓来。

这么多年的实践,使我深深体会到技术优势及技术发展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也享受着由此而带来的发展及成功回报的喜悦。我们时时花大力气来发展技术、培养人才、推进技术革新。当年的542是我们进入市场的一把尖刀,而ADCP在长江口区域的成功应用,巩固了我们在长江口水文测验上的领先地位。此后,我们率先使用GPS技术、成功使用电子平板技术、多波束技术的开发应用、SUFFER技术、泥沙测验技术的应用等等,每一次的成功都使我们获益非浅,也让我们逐步具备了核心竞争力。技术的进步也提升了我们的生产效率和作业水平,也为长江口局提升了知名度和美誉度;长江口局的综合实力也伴随着技术进步而不断提升。

开拓市场 发展经济

20世纪80年代后期,河口实验站(即长江口局的前身)财务状况十分糟糕,工资标准低,奖金几乎没有,医药费拖欠,甚至有几次还需要举债才能发放本就不多的工资。而系统外许多人的经济条件明显超过我们,致使河实站人心思散、人心思背、内部矛盾纷纷。我记得有这样几则笑谈:

我们当时奖金极少,记得有一次临近春节,局里组织发放了一批带鱼给大家。可当时我们家里没有冰箱,也不舍得吃这些带鱼,怎么办?胡国栋提出我们去卖掉吧。就这样,我和曹平、胡国栋三人各提一个篮子到浒浦渔船码头边上去叫卖。很多人不理解,看我们不像鱼贩子,不会讲价,卖的鱼也不多,纷纷投来怀疑的眼光。更要命的是,浒浦镇就那么大,其间不时碰到熟识的人甚至朋友,很拉不下面子。我们三人狼狈不堪,最后一条鱼也没有卖成就落荒而逃。这些鱼只能留着自己用盐腌腌、慢慢品尝。可别说,虽然是咸带鱼倒别有风味。直到今后,我们生活条件好了,倒时时惦记这样的美味来了。看来许多奇异美食都是在无奈中产生的。

再有一事。当年汪树华书记从蚌埠给长实站带来了平价煤气指标,让饱受烧煤之苦的大家换了煤气,一时非常开心。可汪树华书记调离后,1990年初的平价指标没有了,水文局也没有补贴,眼看煤气就要断档,只能集资买高价气指标。记得当时每户需出资1000元,这一数字让很多家庭无法承受,我们都做好了改烧煤球炉的打算。想想那是怎样的辛酸。

还有,当时河实站人生活困难,只有到年末才能买新衣服。可许多人手里没有钱,只能拿出硬性摊派的国库券去,按票面价值的80~90%去买一件新衣服,常常因此遭人白眼。

到了90年代初期,领导班子的调整给长实站的发展带来了新契机,注入了新活力。宋志宏主任旗帜鲜明地提出要长实站要摆脱困局、良性发展、充满生机和活力,唯一的出路就是服务社会,闯出市场;鼓励职工正确认识横向发展和单位整体发展及纵向工作的关系;一定要打破传统观念,理直气壮地发展横向经济,大力开展对社会的多种经营和有偿服务。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长江口局开始了走向市场经济的初步尝试。

在开始时,由于对市场现状和市场运作方式不了解,以及市场经济理念的匮乏,长实站的市场道路进行得异常缓慢、艰难。起步的第一年项目少、合同额小,有些项目甚至在千元以下,全年合同额还不到十万元。但这一切并没有难倒长江口人,也没有挡住长江口人进军市场的步伐。宋志宏主任提出要加大对外宣传自己的力度,特别要着力推荐我们在测绘及水文测量领域的新仪器及新设备,以科技来推动市场的拓展。让更多的工程建设单位、更多的科研机构和设计单位了解我们所从事的工作,知道我们的技术优势,理解我们的合作诚意,相信我们的工作实力。在不断的努力下,市场开拓渐有起色,许多业主开始试探性地与长江口局展开合作。长实站的合同额不断攀升,市场份额持续增加,单位影响力逐步扩大。到1993年底,我们的合同额终于接近100万元。这是长江口局进入市场的第一阶段,是艰难的创业期,是推销自我、熟悉市场的初级阶段。

记得1993年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海上测量是吕四小庙泓水文测验,还没有开测就是连续的大风,比大风更可怕的是严重的水土不服。一次出航还没有,一次海浪尚未遭遇,大部分测量人员就遭遇感冒、腹泻的困扰。第一批赶到医院打吊针的几个同志惊讶地发现我们的丰年老弟早已在哪里挂上号了!好不容易身体恢复了,风也小了,一出海顿觉海浪滔滔,那风浪与长江口完全两样,是长周期的涌浪,晃得人天晕地悬。现场指挥的林家佑科长用对讲机操着福建话反复告诫大家要吃“避孕药”,让在各测船的测量人员一片哗然,可他一无所知地仍在谆谆教导。好不容易大家才明白他说的是避晕药,那是避免晕船的药。这些年来海上生活已经是我们的工作常态了,而吴淞口以上的长江测验、陆上工作反而只能算是“非典”了。当然,我们的典型生活不是笑傲江湖,而是出海入洋。当年许多匍匐于轻波的青年现在变成了笑傲巨浪的智者,这中间有着多少的艰辛、多少的奉献。

1994年后,长实站更名为长江口局,此后直到2000年,长江口局已基本具备了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在所属领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也吸引了一批相对固定的客户群体,在长江口区域的水文测验领域有一定的主导地位,在科技进步及科技创新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随着市场份额的增加、项目的增多,每名职工的工作量迅速增大。我们通过严酷的市场竞争,不断提高自身的管理水平、测量技术及成果质量,向客户提供全面、周到、优质的技术支持。因此每年的合同数和合同额都在递增,在中后期都能维持在500万元的水平。

2001年以来,长江口地区经济高速发展,长江口局横向工作进入全面发展阶段。在新千年要开拓新领域、发展新方向、认识新朋友的经营发展思路下,全面实现对外服务的多元化发展方针,长江口局的市场核心竞争力在不断提升。

在长江口局事业发展和经济发展历程上,两任局长——宋志宏、李键庸付出了艰苦劳动、贡献了自身才华。

在创业初期,单位内部压力巨大,很多人认为闯市场是不务正业,是歪门邪道。认为单位的发展不能偏离主业,利用市场营销不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即使在市场上挣来的钱也不能用来提高生活水平。面对这种思想,宋志宏反复强调要改变思路、解放思想。他勇挑重任、直面风险,大张旗鼓地宣扬迈向市场的三大好处——第一,提高职工的福利待遇、稳定职工队伍;第二,走向市场、锻炼队伍、提高活力;第三,补贴事业费的严重不足、为国分忧、为水文事业作贡献。为了不断的扩大影响,宋局长带领经营人员走南闯北,四处宣扬长江口局的工作实力和技术优势。短短的几年里就使长江口局的业务走出长江口,遍及海南、广西、福建、苏北沿海海域。

宋志宏到水文局赴任后,长江口局的横向工作曾有过一段时间的低潮。但李键庸局长适时调整服务方向,进军内河航道整治测量,让大家有事做、有活干,度过了一段青黄不接的艰难时期,鼓舞了士气、稳定了人心。在李局长任上的五年里,长江口局的对外服务有了长足的进步,奠定了全面发展的基石。

没有宋志宏和李键庸这两位局长的辛勤劳动和锐意进取,长江口局不可能有今天的大好形势。

2000年后的十多年,长江口局依靠良好的外部发展条件,在长江委及水文局的正确领导下,全体干部员工团结拼搏、开拓进取、锐意改革,为长江口水文工作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在水文对外服务方面,特别是服务于经济发展和工程建设方面,始终紧跟时代步伐、关注社会需求。利用自身优势、不断扩大服务领域和区域范围。在长江口区域的多项重点水上工程项目中积极参与,壮大了自身实力、赢得了良好声誉,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2007年成功搬迁到上海后,市场前景更加开阔,这些都离不开水文经济发展奠定的良好基础。

随意写下这些不知属于什么体裁的文字,我只是希望记录下那些往事,让它们不至于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总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时,却不知不觉地被我们无情地遗忘了。只有永远牢记我们的前人和我们曾经走过的道路,我们才能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我们才不会迷失继续跋涉前行的方向!

责任编辑:蔡倩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长江水利网